>>   献身探险
     >>   痴献专家
     >>   英勇记者
     >>   创绿企家
     >>   严正律师
     >>   草根护卒
 
 

天地人生态健康网
联系电话:010-53683386  
邮箱:sever@eee8.org     
网址:www.eee8.org
地 址:北京市通州区潞城

 
     生态楷模
 
 
徐锭明
 发布时间:2015/5/21 浏览次数:1685

徐锭明

关键词:专家  公务员 能源

 

 

国务院参事、高级工程师。194611月生于上海,1970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1970年至1980年先后在长庆油田、大港油田、渤海油田等部门工作。1981年至1982年在石油工业部计划司工作,1982年至1988年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计划部工作。1988年至1993年在能源部石油总程师办公室任处长、高级工程师。1993年至1995年任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计划局副总经济师、副局长。1995年至1998年任国家计委交通能源司副司长。1998年至2003年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经济预测司、产业发展司副司长、巡视员,兼任国家西气东输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2003年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能源局局长、国家石油储备办公室主任。2005年任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后兼任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能源法》起草专家组组长。20091月受聘为国务院参事。

本文的题目,攫取于徐锭明主任20107月北京的一次讲话:“让我们能源工作者高举双手迎接能源革命的到来,在这场革命当中我们做革命的促进派!”

认识徐锭明主任的人都知道,他性格直率、敢说、敢作;熟悉徐锭明主任的人也更知道,看过花甲的他在能源领域的知名论坛、会议上,只要是时间允许,肯定能看见他的身影;见到还不算,听他的讲话,少了空话、套话,更多的是引经据典和真知酌见。除了他纵论国际新能源形势、国家能源安全和中长期发展规划外,他总是语重心长的勉励在座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家,要当好政府的参谋、熟悉政府的各项关于能源的政策和规章制度。

当然,采访徐锭明主任,因为他的时间安排,缺少面对面几个小时的沟通与畅聊,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不过,还好的是,除了在各大论坛、会议期间倾心听他的演讲外,还曾有几次和他一起乘车远距离奔波,一次是从北京机场接机,然后赴河北张北县参加一个新能源论坛;一次是从无锡机场接机,赴苏州参加第七届中国太阳能节,会后,与他乘车一起从苏州到南京。也正是这些个片断,使笔者有幸与徐锭明主任结识,并最终成就了本文。

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成立的前后

在历史上我国政府曾几次成立过主管能源问题的局委办,但最终都被撤并,这和中国政府的几次行政机构改革相关。

2002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电力供应连续快速增长,增速远远超过当年GDP的增长速度。伴随着中国经济过热迹象的显露,煤电油运也全面告急。在政府机构改革中,呼声甚高的国家能源委员会没有应声而出,而是在新组建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之下设立能源局。

于是在2003年的国家政府机构改革中,30人编制的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应运而生。能源局下面又设电力处、可再生能源处、石油天然气处、煤炭处、石油储备处等机构。首任能源局局长李铁军上任短短数月后,徐锭明继任能源局局长。同时设立的石油储备办公室与发改委能源局是“一套机构,两块牌子”,办公室主任由能源局局长徐锭明兼任。

中国的能源管理机构一直分分合合,曾设过综合管理的能源委和能源部。自从1993年撤销能源部后,各能源一直分属不同部门管理。2003年,在各方的强烈要求下,才在国家发改委之下成立了能源局,负责整个国家能源的综合管理和协调工作。

  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的具体职责,就是要在国家能源宏观规划和监管上发挥效用。然而,能源紧张的局面并没有随能源局的成立得到明显缓解,能源紧张的态势令许多人记忆犹新。 

  “当前能源形势依然比较严峻,我国能源供应矛盾将长期存在……要充分认识做好新的发展阶段能源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把能源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下大力气抓实抓好。”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主持召开第二次能源领导小组会议上着重指出。 

  对此,徐锭明主任非常认同,并多次在公开场合疾声呼吁。 

  在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时期,徐锭明的第三个身份是国家能源办副主任。能源办的成立就是要改变“能源是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超级瓶颈”这一尴尬地位。 

能源办是设副部级能源机构,全称“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领导小组阵容堪称强大,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自担任组长,组员则是国家几大部委的一把手。

成立后一直保持低调的能源办,工作却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与发改委联合组织召开《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专家论证会;参与了中国第一部《能源法》的起草制定;加快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国际合作;参与修订《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树立能源节约单位先进典型,推动节能工作…… 

卸任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职位后徐锭明主任一直没有闲下来。

2007年,为了加强对国家能源领域重大问题的研究,充分发挥国家能源领导小组专家组专家的作用,提高专家咨询水平,更好地提供决策支持,经国家能源领导小组批准,将国家能源领导小组专家组调整为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徐锭明任主任。

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下设六个专业委员会,分别是煤炭专业委员会、电力与核能专业委员会、油气专业委员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能源节约专业委员会和能源经济专业委员会。“几年来,专家组选择了一批具有战略性、综合性、前瞻性的能源问题开展研究,为促进能源工业发展、编制能源战略规划、完善能源政策、起草能源法规做出了应有贡献,也初步探索出做好能源决策咨询工作的有效机制。”原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副组长曾培炎这样评价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

用徐主任自己的话说:“我头上现在有三顶帽子,都是温家宝总理给的。第一个是国务院参事,第二个帽子是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前段时间国务院总理,气侯领导小组又给了一个帽子是国家气侯变化专家委员会委员”。正是这三顶帽子,才使得我们能更容易走近他、接近他。

学者型官员

“我们能源工作者是有文采的”徐锭明主任不无幽默的说道。

这不无根据。

在风电领域大家耳熟能详的,模仿刘邦《大风歌》而作的《风电歌》曾一度被风电业内人士手机短信流传,并原载于当初国家发改委网站,我们不防摘录如下:

“微风起兮送电忙,风能利用兮遍城乡,国产风机兮首四方,人与自然兮和谐长”(长读zhǎng,作者注)

“这首即兴赋作的一首顺口溜,是在一次新疆召开的全国风电上有感而发。”徐锭明主任讲道。“风驰电掣!《风电歌》虽自谦为顺口溜,但着实不俗,很有风味。——赵崇生”,这是当初发改委网站上这首诗后面的一个跟帖。

即兴赋诗、研读经典词句,是徐锭明在各种论坛、会议,甚至是聊天时的习惯。几十年保持的这种习惯,足以验证了一位学者型官员的风范。

“能源问题,国之大事;能源安全,强国之本;能源节约,人人有责;谋能源发展之大计,抓能源发展之大事。”这是发布在原能源局网站上徐锭明模仿孙子写的几句话;

“千年沉睡江金沙,水能富集冠中华。今日石破惊天地,西部开发谱华章。传承三峡溪洛渡,以人为本富一方,川滇彝胞齐欢呼,小康目标有方向。”这是徐锭明为水电事业而作的一首诗;

“能源者,国之大事,生死置地存亡之道,不可不查也。”这是在中美绿色能源论坛上模仿古代军事家孙子所作,这次论坛上,徐主任更是开诚布公地与关心、重视能源问题的朋友交流,他当场留下联系电话,并说道:“我是公开的,欢迎和大家进行交流,不联系我,可是你们的错哦!”;

“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朋,与四时合其序”,这是在第三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随口而来的;

…………

徐锭明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有他发言的论坛、会议召开之前,他必须精心准备发言稿、PPT。徐主任长期在能源领域的经济部门担任领导工作,有大量的案头工作要做。他的一位老下属向笔者反映说,他们给徐锭明写东西经常批评,因为他对这些东西很专业。有的时候批评多了,他就亲自动笔了,因为知道批评你没用,层次摆在那里。

在参加一次会议的间隙笔者看到这样一幕:与会的领导、专家正利用难得一聚的时刻,相互聊天寒暄,唯独见徐锭明一个人在最边上的角落低头思索,并不时拿出笔在本子上写写划划。笔者借机过去想与徐主任打个招呼,却不想挨了一顿骂:“一会儿由我做报告,我正修改我的讲话稿呢,别打扰我!”徐锭明的脾气,也是熟悉他的人所忌惮的。

徐锭明亲自定稿的作风一直保持至今,有熟悉他的人反映,和他有关的文件都是主任亲自定稿。原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时如此,现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主任时更如是专家委员会围绕国家能源发展战略和规划、重大能源政策、能源法规制定以及能源领域的重大问题,深入分析研究,积极献计献策再加上国务院参事、气候专家委员会委员等职,这些工作注定要有大量案头工作要做。

能源战略里面有句话:保护环境、保障安全是能源发展的基本要求。所以能源工作者,始终把能源、把环境建设放在第一位。最近几年,徐锭明为了了解什么叫生态?什么叫环境?什么叫环境评价?他看了很多关于环境的书,也学了很多。

最近,徐锭明又迷上了哲学。他把在北京大学学到的人和自然没有绝对平衡的哲学,用在了能源上。“能源危机实际上是人工自然和天然自然两类自然相撞击的结果,是技术与自然激烈冲突的结果。爱因斯坦讲过,科学是一种强有的工具,怎么用它?究竟给人类带来幸福还是带来灾难?完全取决于人类,而不取决于工具。刀子在人类生活上是有用的,但也能用来杀人。近代工业所造成的人与自然的分离、对立必须转为人与自然的和谐,改造自然和保护自然,是人类同等重要的战略任务。这就是一个哲学问题。”

徐锭明说由于工作性质和特点的原因,虽然这几年没有像在地方和部门工作时那样,能够经常独立撰写一些文章,但在宝贵的时间中学到的东西,能源工作者要学习生态科学,要学习环境科学,要了解这是些什么样的问题,否则我们不能防止它出现。也正是自己的学习,在思想修养、认识能力,乃至理论素养方面的提高却是以往无法比拟的。

做能源革命中的促进派

“哥本哈根呼唤新能源,气候变化呼唤新能源,低碳经济呼唤新能源,科技革命呼唤新能源,持续发展呼唤新能源。”徐锭明的一段讲话。

一场革命,必然有对立的双方,没有对立也就不成为革命。

要想成为革命中的促进派,就得敢讲真话、讲实话。

徐锭明主任讲话直率,这是众所周知的。徐主任一贯关心中小企业,而且为了支持中小企业还得罪了国有企业,告他状的还真不少。有一年在一个会议上叫他讲话,他只讲了两句:“第一我赞成国有企业是共和国的长子,我还要加一句话,民营企业是共和国的爱子,长子可以成才,爱子也可以成才,爱子可以腐败,长子也可以腐败。”徐锭明说话就是这么直接。

对新能源发展过程中,徐主任特别强调了周密规划、技术创新、降低成本、慎重操作的重要性。对当前全国各地提出的新能源基地建设情况,徐锭明又讲了真话:“全国有几百个城市都要成为新能源基地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我们有600多个城市,200多个城市想成为世界国际大都市,你们相信吗?我是不相信的。想成为新能源基地的城市要脚踏实地,你是什么地位就是什么地位,农村就是农村,城市就是城市,农村就得要找到早上听鸡叫,晚上听狗叫的样子。现在农村不像农村,城市不像城市,城市和农村是有区别的。城市让人们生活更美好,农村要比城市生活更美好。”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我们不仅要考虑当代人的生存和发展,而且要考虑子孙后代的生存和发展,不仅要考虑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也要考虑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我们不能像美国那样消耗能源。现在中国每个人平均消耗石油200公斤,美国每人消耗3吨,2020年,中国15亿人口,我们如果像美国每人消耗3吨,一共是45亿吨,去年世界石油40亿吨,2020年翻一番,全部40亿吨石油贸易量只有16亿吨,加上成品油20亿吨贸易量,全部贸易量给中国都不够。所以,我们必须走一条新兴工业化道路,我们要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特别是温家宝总理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仍然粗放,过度依赖能源消耗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外部能源资源供给条件还在恶化,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的现象还很严重。这个问题不解决,我国资源环境难以为继。这就是能源形势,在这种能源形势下发展新能源,当仁不让。

毛主席领着红军走了两万五千里长征,走一路宣传一路,撒了两万五千里的火种,我希望我们能源工作者也要撒火种,到处宣传,让人们了解新能源,有什么利处、弊处?怎么样发扬利,扬弃弊!” 徐锭明语重心长的说道。

说着说着,徐锭明又露出了他的习惯,“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而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古代老子的一段话,他又搬了出来。现在发展可再生能源就是这样的问题。

  “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意义在哪里?是能源革命的组成部分,是战略调整的方向,是未来能源的脉络,科学发展的要求,以人为本的体现。让我们能源工作者高举双手迎接这场革命的到来,在这场革命当中我们做革命的促进派。”

 

  大美国际资讯《光伏信息》报    白杨 

 
 

 

站点地图   |   关于我们   |   理事长致辞   |   联系我们    |   公益同行

生态健康网
联系电话:53683386   邮箱:
sever@eee8.org     网址:www.eee8.org      2984131025   备案号:京ICP备15028905号   公安号: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900号
地 址:北京市海淀区   本网站版权包括部分素材有著作权,受法律保护,请勿擅自使用。